主页 > 公司新闻 >

20多个城市的地铁进行了品牌投放

时间:2018-12-04 10:5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在一个个爆款音频节目以及一次次知识节日运动过后,音频市场的用户教育会继续渗透,用户付费意识也会不断上涨。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已经见顶,优质内容的红利才刚刚开启。中国的科技巨头纷纷将目光投向广阔的农村,重点是与老百姓饭桌息息相关的猪肉。阿里巴巴、京东先后宣布开启AI养猪项目,先行者网易更是在2011年就开始布局养猪事业。事实上,AI养猪的背后是科技让餐桌上的食物变得更让人放心。
  养殖业要大变天了。养猪这行业应该具有某种“魔力”,不然也会吸引互联大佬们争前恐后地参与其中。
  近日,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之一京东宣布成立最新的分支机构,而且其业务并不是高科技的无人机,而是养猪。
  网易、阿里之后,又一互联网巨头宣布加入养猪行业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的教授李德发表示:“结合更复杂的人工智能分析,这项解决方案有望为每头猪提供个性化的喂养计划,这有助于以更低的成本生产出更好的肉类。”他正在与京东合作开展此项目。 据艾媒咨询,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在2017 年底达3.48 亿,预计在2018 年达到4.16亿,2017年有声书市场规模达32.4 亿元,预计2018 年达45.4 亿元。以上述数字为基础,假设付费用户人均消费为200 元,则目前音频平台付费率仅为5.5%,与图文作品或视频类付费平台仍有一定差距。
  
  在京东研究所启动时,李德发说人们过去认为养猪是最低等的工作。而如今,它已成为数字智能农场。线下的商场大促由来已久,但电商大促还没有形成IP效应。和双十一的发展情况类似,知识付费的“零售”也在变迁,同时也延伸出诸如123知识节、91倾听日等属于音频付费的节日。
  以往更多的音频节目来自存量内容,比如百家讲坛的视频转音频,《晓松奇谈》的视频转音频,以及传统广播电台的内容等等。所以,音频的历史虽然久远,但内容创作者真正为了音频这一媒介生产内容,其实是近两年才发生的事情。《矮大紧指北》、《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蔡康永的情商课》等现象级音频节目,都是在创作者和平台建立起了更为成熟的音频认知之后才发生的。
  知识付费产业繁荣的根本原因在需求端的升级与进化。一方面版权保护和新付费模式改变人们的消费观念,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优质内容付费。另一方面,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都已经得到满足,人们真正需要的不再是马斯洛需求曲线中的生存需求、安全需求,而是自我实现、自我提升的需求。
  就像电商造节是为了深化品牌认知,刺激用户消费一样,很大程度上,近两年比较流行的知识付费造节运动,就是给音频内容和品牌再添一把火,深化音频IP认知。
  123知识节上演双雄争霸,去年的123知识节参与者众多,京东、网易云课堂、知乎、有书等等,今年基本只剩下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两个玩家。一方面,123知识节并没有形成像零售行业双十一那样庞大的IP效应,另一方面,拥有庞大视频节目储备的音频平台玩家大抵就只剩下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
  可以看到,在123知识节上演双雄争霸的时候,两家平台表现得各有千秋。
  先说说形式上,喜马拉雅FM更侧重广告营销,比如赞助了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在20多个城市的地铁进行了品牌投放,而蜻蜓FM则偏重内容本身,在知识节的时候推出有声书《大江大河》、《一出好戏》,以新的头部内容带动用户购买。同时,蜻蜓FM也进行了场景联动,其联手华为音乐电台一起,共同推出了123超级知识节。内容还是蜻蜓FM的那些内容,但知识节的扩散面触达到了所有华为音乐电台的用户。新场景的刺激,可以给蜻蜓FM打开新的付费会员增长通道。
  另外一点,也就是用户最关注的,实惠和体验。今年是蜻蜓FM举办123超级知识节的第一年,故而也是拿出了最大的诚意,比如买打卡活动指定专辑,满足连续7天打卡的条件,就可以享受免单(买多少返多少),这比喜马拉雅FM需要连续打卡21天的门槛要低不少。 另外,蜻蜓FM的打卡活动,不像喜马拉雅那样要求用户分享到朋友圈,在朋友圈泛滥的类微商营销的刷屏氛围里,这几乎是一股清流。
  我们再来说说对于知识节中知识的理解。保罗· 莱文森的人性化趋势进化理论认为,媒介技术的发展必须以恢复人类感官体验的和谐为旨归。在载体渠道上,音频“湿度”更高,感染力强,有高度的人格化特征,更契合用户碎片化时间和场景需求。
  轻量化泛娱乐化的场景时代,哪怕只是睡前的十分钟,都需要被精准连接与个性化定制。音频的意义就在于,解放双手双眼,而不是像视频、游戏等娱乐化内容一样,杀时间的同时也加重原本工作和生活的焦虑感。所以,蜻蜓FM更多是在讲泛知识的概念,其范畴并不局限于技能类和功利性的知识,而是和内心成长相关。
  蜻蜓FM和华为音乐电台对用户的统计数据都显示,用户越来越喜欢为了看似“无用”的知识买单,比如,蒋勋的《蒋勋细说红楼梦》、高晓松的《晓年鉴》、梁宏达的《老梁的四大名著情商课》……这些不涉及如何投资、如何买房置业等“功利性”内容,但却异常受到用户的欢迎。可见,在快节奏的生活中,重拾人类智慧的结晶,通过聆听大咖的精解传承文化精髓,也不失为一种寻找精神寄托、缓解焦虑的方式。
  从知识节的反馈能看到,音频平台的发展放大了爆款作品的头部效应,音频内容制作高度依托于具有独有形象、精神内核和粉丝群体的IP产品。IP的开发一方面依托于专业化内容团队,一方面也依托于具备用户粘性的音频平台。
  音频平台豹变的想象力,泛知识浪潮滚滚而来,本质上是一种精神消费升级,背后是用户需求驱动互联网内容产业繁荣。在内容供给端,不同的内容展现形式与不同的用户定位相结合,诞生出丰富多样的内容产品,为消费者带来多样产品体验。
  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视频、音乐、游戏等内容产品,音频仍是相对小众。某种程度上,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赛道,如果是否进入BAT视野,是赛道本身存在的“合法性”的标志。前三者都是巨头布局下的重要棋子,也诞生了不少独角兽企业,而音频仍在豹变过程之中。
  去年蜻蜓宣布拿到百度(百度和微影资本领投,中民投资本、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智度股份等共同出资)投资,成为第一个受巨头青睐的音频平台。这一轮关键性的融资,给了蜻蜓丰富内容产品线的资本,其头部音频节目的扩张和布局速度超过了原本就很激进的喜马拉雅FM。
  蜻蜓FM总裁钟文明当时表示,投资方在内容领域的广泛投资布局,也将与蜻蜓FM的内容业务形成协同效应。融资给公司带来的不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匹配公司战略发展的资源支持。
  可以看到,尽管百度与阿里、腾讯在投资版图上的战略不尽相同,但也未错过内容风口的广泛布局。百度在内容领域产品有百度视频、百度音乐、百度阅读等,投资包括爱奇艺、蜻蜓FM、网易云音乐、梨视频等。
  不久前,蜻蜓FM推出了全新九大内容矩阵,3年10亿现金扶持的主播生态战略,以及“两出一入”的国际化战略。其中“两出”之一是指蜻蜓FM中文内容的文化输出将通过亚马逊Audible、全球最大图书馆有声书供应商OverDrive, 以及第二大图书馆有声书Hoopla等合作伙伴“借船出海”。这些动作一改蜻蜓FM往日低调形象,修炼内功多年集中爆发。正是蜻蜓FM、喜马拉雅FM,以及得到、知乎等共同努力,中国音频行业也慢慢有了诞生Netflix的可能性。
  如果我们复盘互联网的不同世代会发现,第一代到第三代巨头,以雅虎、谷歌、Facebook为代表,其商业模式最重要的就是广告。而到了第四代巨头Netflix,内容付费成为互联网重要的盈利模式。从总体来看,中美互联网内容产业的总体发展已经接近于步调一致,长视频领域的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会员数处于破亿的前夜,音乐领域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通过社交娱乐打法甚至给Spotify提供了新思路,短视频、直播领域更是走在世界潮流前沿。
  音频方面,中美的节目制作固然还有一定距离,但在会员付费的建构上,却已经是快人一步。美国仍盛行订阅在线广播(Broadcast)的方式获取有声资源,尚没有形成知识付费浪潮,营收主要来源仍然是广告。
  也就是说,在对标上,其实中国音频平台的学习对象和中国的视频平台的导师一样,可以是Netflix: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爆款方法论,在此基础上,优质独家内容形成规模效应,带动会员付费并且有了提价能力,与此同时“内容成本/总收入”不断下降。
  京东旗下的财务部门JD Digits于11月20日推出了京东“农业和畜牧业学术研究计划”,同时宣布启动京东智能畜牧业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旨在将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和边缘计算等技术引入养猪过程中。
  这一系列方案的推出,让京东成为越来越多的践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中国科技公司之一。与美国科技企业不同的是,中国的很多科技公司愿意毫不犹豫地深入农村,去做一些他们的美国同行不太愿意做的“脏活累活”。
  作为国内科技巨头中率先投入养猪事业的先行者,网易更是早在2011年就通过其子公司“味央”开启了养猪项目。该公司为日常生活离不开猪肉的中国消费者提供了有机非转基因黑猪肉。当然,这种猪肉自然是价格不菲,每公斤售价高达24美元。
  今年2月,阿里巴巴公司启动了“ET农业大脑”项目,利用视觉和语音识别以及实时环境监测技术,跟踪每头生猪的日常活动,从而将人工智能引入养猪业。
  腾讯愚人节恶搞宣传片“AI 生态鹅厂”的视频截图。腾讯在视频中表示,我们很快就能通过AI技术翻译“鹅语”了。图片来源:腾讯/梨视频
  在中国科技巨头中间开展的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越来越有意思了。比如,腾讯今年就搞了个愚人节恶作剧,宣布成立“AI生态鹅厂”,(腾讯在中国科技从业人员口中的昵称为“鹅厂”,网易的昵称为“猪厂”),建立一个用于养鹅的未来风格的鹅舍。腾讯还开玩笑说,将来会考虑饲养天鹅和企鹅(腾讯的吉祥物就是一只企鹅)。
  利用AI养猪,经济省钱又美味放心,科技公司“痴迷”养猪行业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分析了以下几个理由:
  首先,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供应国,消费国和进口国。 在猪的数量方面,中国占据世界的一半,中国有7亿头猪,这一数量是美国的两倍多。同时正在崛起的中国中产阶级已经将他们对猪肉的偏好,无论是熏、烤、煮或炒,变成了数十亿美元的生意。
  但这并不是技术进入农业背后的唯一原因。人们对于食品安全的日益重视,也让各大公司看到了商机:让人们了解自己吃到口里的猪肉都是从哪里来的,能不能安心地享用。
  这就是为什么要求技术行业提供帮助的原因。阿里巴巴和京东一直在探索如何通过使用区块链分类账簿确保食品供应链 ,这些分类账记录了食品的数量和转移,并将产品与序列码和RFID(射频识别)数字标签相关联。
  而在以人力为主导的养殖行业,的确存在着不少技术局限性,例如数量难统计,猪的体重测量繁琐,健康情况监测难、人工投喂导致饲料浪费等。
  据京东方面称,这些收集的数据已经将养猪成本降低了30%至50%,这可以节省5000万元人民币。这项技术可以监测猪的生长速度、繁殖、肉质和每只猪所需的饲料量。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